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网 > 何美玲 >

父女沟通 温情之旅何俊辉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何美玲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休编导的7A班戏剧组重演剧《上一辈子的情人》,剧名指的是今世父女情也许是上一世恋人之情的延伸,故此全剧安排刘锡贤饰的父亲与杨萤映饰的女儿于同一天一起走过一段旅程并边走边谈天,易教人联想起电影《情留半天》系列里一对男女边走边谈相恋之道的戏剧形式。不同的是,相恋者深入谈天、互相了解往往比父母与子女之间找到机会深入谈天、互相了解来得容易,尤其是在现今一家人各自玩手机的现象甚为普遍,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沟通更不容易。

  《上》剧巧妙地以爸爸指儿子(女儿的弟弟)常戴只能一人独享音乐的巨大耳筒,跟爸爸示范轻巧的耳筒可供父女分享同一首歌,来说明科技产品能增进而非削弱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感情,关键在于运用这些产品的心态和方式,如剧中爸爸亦指儿子常使用社交网络却从没跟他沟通,相反父女在谈天途中却插入彼此用社交网络来沟通的时光。

  积极得可成为观众榜样的两代沟通心态,还见于剧首爸爸坦言:“爸爸唔知向个女问乜!”幸好父女没有因隔膜存在而放弃沟通,二人从放假、请假等琐事谈起,便自然谈及彼此的工作、家庭往事与女儿的生活新方向、男友人品,甚至提及“将来爸爸成为植物人后女儿怎样面对?”这种沉重的假设,当中最易惹观众共鸣的应是女儿带爸爸到精緻的咖啡店但爸爸嫌贵,该段情节能彰显两代价值观的矛盾,以及见到爸爸肯透过女儿领悟享受人生的重要。

  至于全剧最温情的情节,则是女儿一直不准曾中风的爸爸喝酒,但女儿为难得的父女聚会便破例买了一罐啤酒讨爸爸欢心,这场戏在刘锡贤的投入演绎下,爸爸的雀跃心情就予人大男孩忘我地玩游戏之感,有趣的是,剧中另见爸爸模仿女儿小时候叫“爸爸拖我!”及父女玩着女儿小时候每背到乘数表中的一句算式即踏前一步的游戏,两者亦见爸爸似大男孩。大男孩的演技效果可说是把本来生活化得平淡的情节增加一点动人、具趣味的戏剧处理,兼且呼应剧首女儿以旁白说自己梦见爸爸变小男孩,“男孩爸爸”给观众的启示是:虽然社会变迁确易使代沟加剧,但父母都当过小朋友,小朋友(下一代)的某些心态是父母不难明瞭的,故此别以为父母难沟通就放弃沟通,而父母与子女之间要有效沟通,可像小朋友般拥有一颗坦诚、无猜疑的相处心。代沟的形成往往源于两代有很多误解和不信任。

  略嫌编剧为向观众提供一个两代沟通的好榜样,便把父女的角色设计得太完美,如父女都从事教育工作令二人有足够话题可详谈,假如两代人做着不同的行业又如何展开、维持沟通呢?相信大部分跟父母/子女做着不同行业的观众都想编剧透过角色示范一下,却未能如愿。剧中的父女相处予人没争拗、十分和谐之感,令笔者很想见到父女的沟通有点言语误会但能迅速找到合适的说话、方法化解,化解戏的处理可以有血有肉而非煽情、欠生活感。

  《上》剧的高潮戏,看来就是爸爸向女儿说身为副校长的他不懂怎样进行裁员,裁员的心理挣扎戏于全剧脉络中似是离题,但能让观众见到女儿肯聆听爸爸心事的幸福,彰显有家人在身边的重要。《上》剧的压轴戏正是爸爸明瞭自己要把大部分跟女儿相处的时间转交给女儿的男友,观众会即时感到父女可向对方分忧的机会将大减(刘锡贤演活既盼女儿幸福又显得失落的矛盾父爱),就深刻体会到珍惜亲情是刻不容缓的。

  《上》剧的缺点是对女主角的妈妈描写得相当模糊,小部分台词更使笔者疑惑女主角的爸妈是否婚姻出问题,却得不到答案。

  至于用“将来爸爸成为植物人后女儿怎样面对?”跟“女儿的男友用心照料成为植物人的祖母”作对照,便见创作意念是好的,可是编排上的效果太突兀而欠井然的铺叙。

本文链接:http://airsolia.com/hemeiling/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