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网 > 何美玲 >

《镜中人》向米高积逊致敬何俊辉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何美玲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图:主演黄靖程(前排中,红衣者)带领一众小演员演绎Michael Jackson金曲《Thriller》,引起全晚高潮

  春天实验剧团向来善于炮製一种音乐剧,就是替乐坛巨星或著名创作人度身订造剧本,向他们致敬。剧情虽或多或少有虚构成分,但总能呼应所选歌曲的歌词内容。

  回顾以往剧目,主角梅艷芳、陈百强、黄霑等人当然没可能于台上亮相,但“春天”找来一些演员,演得维肖维妙。是次由张家铭提供故事意念兼导演,并由Louisa Caraffi编剧的《镜中人》(MJ - Man in the mirror),是“春天”首个用同类剧作处理手法向外国乐坛巨星致敬的全英语演出,主角是已故的米高积逊(Michael Jackson,下称“米高”)。

  米高的歌曲不止是情歌,相当多歌曲还涉及追求梦想、儿童的教育与困苦、年轻人的成长是否健康、战争与和平、贫穷、环保、动物生存权……题材见大爱兼广泛,要变成剧本情节并不容易。编剧的做法聪明:安排五位年轻主角追梦,他们分别想/正当导演、记者、老师、歌手、作家的主角,在梦想、经歷上都跟米高众多歌曲的歌词关连。如Ben(张家铭饰)到外地採访时目睹了战乱和生态破坏便令他唱起《Earth Song》这首关于战乱与环保的歌曲,又如Sandy(谢裕铃饰)用歌曲《ABC》具体地向观众展现她从事教育工作的理念。

  为何是五位主角?这明显是向米高在乐坛独立发展前跟其家族成员组成的五人男子歌唱组合The Jackson 5致敬。编导将五男子改成《镜》剧中三男二女也是聪明的,因观众可能对五位不熟悉的男演员感到易混淆,而且有女角色亦便于炮製爱情线。

  《镜》剧的爱情线予人较急速和欠细腻之感,观众先是听到Danny(颜俊豪饰)与Sandy堕入爱河时合唱《The way you make me feel》,跟着二人合演的下一场爱情戏却分别唱出“She/Hes out of my life”的歌词,两场戏之间发生什么事导致有这巨大的转变?剧中只以一句“Danny做人没打算”来交代,究竟Danny有做或没做过什么事情令女方深感男方“没打算”并决心分手?没有任何剧情交代。

  接着,Danny为求Sandy原谅及想復合便写了一首诗并找Robin(何志文饰)帮他拍了一条短片,然而求復合诗、短片的出现就代表Danny已变成一个对自己、对Sandy“有打算”的人吗?剧中也欠缺交代。奇怪的是,当Danny与Sandy復合后,Sandy竟与Ben一起跳踢跶舞,两人跳舞的默契与眉来眼去便有点暧昧,令笔者疑惑:Ben变成Danny的情敌吗?

  剧首一条访问短片简洁地道出五人的梦想并呈现出“人人皆有梦想”的正面年轻人形象,能刺激观众想到:自己有什么(未实现的)梦想?剧首亦见Ben坐在轮椅演讲(Ben似为鼓励年轻人追梦而搞活动兼演讲),为什么要坐轮椅?这是个用倒叙法炮製戏剧悬念吸引观众把戏追看下去的聪明招数。

  Ben为自己的信念、梦想在战乱地区遭炸伤的高潮戏,炸伤剎那的震撼场面加战乱录像画面令人不安,便像与剧末重现的坐轮椅演讲戏回应了电影《狂舞派》中“为梦想,你可以去到几尽?”的精警对白,教笔者为Ben的人生歷程而感触感动。

  想做导演、歌手的Robin、Annie(黄靖程饰)同样先在食肆打工赚取学费或各种生活费,踏实的追梦情节易教正追求梦想但又感到生活艰难的观众共鸣。追梦戏的另一高潮位,是新闻报道说大学要取消跟艺术相关的学系,众年轻人便齐声说:“No!”并唱出《They dont care about us》,盼教育部门关注爱艺术年轻人在进修上的实际需要,虽然香港没出现大学取消艺术学系的事件,但小学杀校与大学取消一些科目(因报读人数不足)的事件仍时有所闻,观众是不难体会Robin的无奈,愿香港的大学别发生同类事件。

  五人在唱完歌后更一起拍片,以替Robin证明他真是有艺术方面的才华,该片除了能将《Bad》、《Thriller》等较具电影感、梦幻感的米高歌曲容纳其中,也使原本踏实的追梦戏变得极具戏剧性兼梦幻。影片拍完后娱乐公司看中Robin的拍片能力,找他当助导,也看中Annie的歌艺,找她当职业歌手,就连Danny也同时晋升为副校长(Danny替Robin的影片当编剧跟后来当副校长有何关连?没剧情描述),实践梦想的过程和人的进步好像变得非常容易,显然是编剧面对超过二十首歌曲的“春天式”音乐剧时,未能将某首歌涉及的追梦经歷写得详细。当然现实确有许多一举成名的例子,让圆梦过程容易些在励志(激励观众追梦)的角度上也是好事。

  五名演员的歌与舞都演绎得好,最重要是他们把米高的台风模仿得神似,尤其moonwalk把身体倾斜的招牌动作博取到观众最多尖叫和掌声,但五人的唱腔始终做不到黑人音乐的骚灵味道。《Thriller》演唱时,有一大班小演员像参加万圣节派对般化了妆扮鬼怪,场面热闹过瘾,尽见小朋友的可爱之处,而小演员们亦有在《We are the world》中似扮演世界各地的儿童,可是服装设计师却没让他们穿上各国的民族服装,视觉效果大减。《镜》剧最奇怪是安排陈令智在剧首剧末唱歌及跳现代舞,所唱的虽是米高的歌,但她的出现跟米高的歌与五位主角格格不入,若编导是要表达长大了的人仍可享受艺术的乐趣,传达信息的效果就毫不突出。

  米高演唱时常戴上银色或红色的闪亮手套,五名主角便戴上同款手套,加上每场戏都有切合戏剧场面与歌曲的静止或转动录像画面,整齣戏在视觉上就显得目不暇给。

本文链接:http://airsolia.com/hemeiling/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