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网 > 金发女郞乐队 >

巴黎的邂逅

归档日期:05-29       文本归类:金发女郞乐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西欧的仲夏如春,我们旅行团34人初游世界花都巴黎,我却有故地重游的错觉。眼前的一切我早已在书画里熟稔:凯旋门、香榭丽大道、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卢浮宫,凡尔赛宫、红磨坊、塞纳河风光等景点及历史典故几乎耳熟能详,一见如故,似曾相识燕归来。

  相比于游人如织的名胜古迹,我更钟情于巴黎随处可见古色古香,恍若梦境的街景。并不宽敞的街道两侧是清一色十八十九世纪修建的五六层高歌特式楼房,几乎每个窗户下方都镶着雕花精巧的铁栏栅,窗台上摆放着小盆鲜花,缤纷花朵连缀成古楼彩色腰带。古朴雅致背景之下,衣着时尚的绅士淑女三三俩俩或低声细语或行色匆匆,一派艺术与生活,浪漫与古典水乳交融,悠然自得的后现代景象。很难想象这片土地曾经风起云涌,爆发震撼世界的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革命等大事件,还有响彻寰宇的悲壮激昂的《国际歌》……时过景迁,今非昔比,只有在游览巴黎圣母院,仰望如驚天剑般的钟楼时,眼前仿佛飘荡着雨果笔下的加西莫多幽灵和爱其梅哈尔达魅影。

  巴黎三天,我如饕餮般饱尝欧罗巴历史建筑艺术绘画雕塑的盛宴,大有名不虚传,不虚此行的感慨。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一次邂逅,触动我的思绪在历史与现实,故土与异邦之间激荡飞扬。

  那是我们到达巴黎的翌日下午,导游安排大家在巴黎最豪华的老佛爷商场自由活动购物,虽然导游经常以“把钱花光,为国争光”的口头禅蛊惑大家,但我们不是土豪并不为所动。当我与妻逛到商场二楼时,我的眼光被巨大半圆形彩色玻璃镶嵌的教堂般金碧辉煌的屋顶吸引。感叹之余,又顺着往下数商场的层数,以海南方言喃喃自语:“只有五层高嘛。”“不,总共是七层。”身旁冷不丁冒出乡音——纯正的文昌话纠正我的错误。我惊愕地转头瞧,右侧皮包柜前立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对着我们微笑。她身着蓝色套裙,三十岁光景,有南方人常见的瓜子脸大眼睛,肤色赤米,薄施粉黛,也许是她那令人怜悯的小巧模样吧,我蓦然联想起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我回过神来问:“是老乡吧?”她点头,“海南文昌人?”她再点头。“文昌哪个镇的?”我查户口般地盘问。“迈号镇。”我惊奇地嚷:“我们是会文镇的,与你的故乡相邻,老乡中的老乡啊!”我们相对而笑,世界如此小,万里之外,故乡人在眼前。我们之间的交谈就愈加随意了:“你来法国多久了?”“十多年了,已入法籍。”“你做这份工一个月收入多少?”我冒昧地问。“对不起,公司规定不能透露薪水。”她不失礼貌地回答,我“哦”一声表谦意。“不打扰你了,我们先到别处转悠吧!”妻赶忙一解尴尬。暂别老乡,我们向三楼服装区走去。

  商场的装修布局与国内的大同小异,只不过服务员是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法国女郎罢了。瞎转了个把钟头我们疲惫不堪,还是和小老乡聊天提神来劲,于是踅回来。她远远看见我们脸上荡起会意的微笑。“聊一会,不影响你工作吧?”妻客气地问,“没关系。”她轻声回答。接着的交谈直截了当:“你闯荡巴黎肯定有原因,是投靠亲戚还是留学打工?”“我的舅父在巴黎,我十多年前从海师英语系毕业后,在一所镇中学教书,当时待遇低,月收入不到千元,前途渺茫,就出来闯世界”。“很辛苦吧?”“为了融入法国社会,专门学三年法语才过语言关”。“为何不在这里从事教育工作?”“法国不承认我们国家文凭”。“我也当过老师,如果你继续在国内当教师如今应是高级教师了。月收入可达五六千元了。”说到此她迟疑片刻,我瞥见她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无奈,“祖国变化真快!这么多的中国人能出国旅游。”她由衷感叹,忧郁神情瞬间烟消云散。

  “是啊,一万多元的旅游费很多人能负担得起。”妻接着她的话茬又拉起家常:“你上班一直都这样站着,很累吧?”“习惯了。”“成家了吗?”“已有两个小孩。”“老公是老外还是华侨?”“当然是华侨。”“家离这里多远?”“坐一小时地铁的路程。“多久才回一次海南老家?”“好几年才一次。”“平日如何孝敬父母?”“家里还有兄妹,我呢,平时打电话问安,逢年过节寄钱呗。”妻的话触到她心灵最柔软处,她双眼潮湿,凄戚的神情从微笑脸庞一闪而过,我却鬼差神使般想起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名作《巴黎的忧郁》。这时有顾客问价,我们挥手与她告别。她颔首致意后转身接待顾客。我边走不时回首再看小老乡一眼,但她那娇小纤弱的身影已被一群顾客遮蔽。我默默祈祷:但愿她的生意兴隆。在妻子“她真不容易,不容易啊!”的念叨声中,我俩依依不舍地离开商场。

  归国后,我脑海里小老乡那柔弱而又坚韧的形象久久挥之不去。异国它乡,萍水相逢,再见已是奢望;她在巴黎得到什么?又失去什么?她的辛酸谁能知晓?她虽不至陷入“卖火柴的小女孩”饥寒交迫的境地,但出国前和出国之初,肯定也划擦许多根“火柴”,点燃希望火花:留学深造或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融入主流社会……虽然国外甚至国内大学生当售货员司空见惯,但这决不是她的理想,毕竟她当过教师,如果继续当下去或许是桃李满家乡的老师了。

  一个弱女子独身闯世界,她犹如一叶孤帆:“茫茫茫海上,孤帆闪着白光。它在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乡?它抛弃了什么,在那自己的故乡?大风大浪,桅杆扎扎响。它要的就是这个,它这样才安详。”也许,只有莱蒙托夫的诗揭示了人们内心深处渴望探求追寻而浪迹天涯的隐秘心态。

  祖国正迈向富强之路,老一辈华侨经历那个为逃避兵荒马乱而漂洋过海,如猪崽般被贩卖奴役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但愿祖国日益强大,为新一代华侨华人争光,也为我们这位小老乡争气。

本文链接:http://airsolia.com/jinfanv_ledui/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