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网 > 李春波 >

李春波《蒙面歌王》揭面 大胆求婚小芳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李春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今年夏天这个暑期黄金档,除了《中国好声音》观众继续关注外,又一档同是灿星公司制作的音乐真人秀节目《蒙面歌王》横空出世,在这个舞台上我们看到了歌坛上的各种大咖,尤其在第五期,8月16日晚,我们在江苏卫视(蒙面歌王)的舞台上看到了那个昔日歌王李春波。当年的那首《小芳》《一封家书》可以说唱红中国大地,并且获得中国唱片界最高奖“金唱片奖”。

  而近年来在乐坛鲜少露面的李春波却出现在《蒙面歌王》的舞台上,给观众带来无限惊喜惊叹。这么多年李春波去哪了?我们不得而知。李春波这次回归,参加《蒙面歌王》,似乎可以得到答案。比赛中,李春波带给观众一首《女人花》,很意外作为男人,会选择这样一首表现女人风情的歌曲。原来,《女人花》也可以不是女人的专属,引据经典,他同样演绎出了一番别样的情调,唱尽了女人心事,似有深意。

  而后更出人意料的是一曲过后,李春波主动摘下了面具,摘下面具按照赛制应该选手会被退赛,而完美的表演背后他又为何做此举动?

  第一,我想给观众一个交代,第二,我是为了某个人而来。还是要从爸爸过世说起,因为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机会叫声“爸爸”了。所以我想跟大家说,“尽孝”一定要趁早,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不再有身为人子的身份了。那时候我回沈阳,为爸爸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在那之后,我回到北京,像平常一样很普通的过马路,很普通的摔了一跤,我的胳膊当场就骨折了。到了医院检查后医生发现我的脖子上又有两个鸡蛋黄般大的囊肿,发声受阻,所有的工作都停滞下来,那时候我甚至一度觉得那是我爸爸冥冥之中在责怪我。(我知道爸爸最疼我,只因为我太小离开家,和他老人家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太少了)

  手术之后我想想发生的所有事情,加上刚做完手术需要禁声疗养,我把电话、手机、一切能和外界有联系的东西都关掉,不想说话不想见人,那是我人生最难捱,最低谷的一段日子。就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六年左右,我有四年没说话。

  在那个时候,我现在的爱人对我说了一句话:“春波,虽然我没有和你同时来到这个世界,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你,如果你哪天想离开,我愿意陪你一起走。”

  说到这里,现场掌声雷动,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又有几人能做到?

  有此一人在身边,夫复何求。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世间纷繁独爱你一人。哪怕这个人在低谷,依然无怨无悔的相依相陪。也是这样的付出和陪伴,支持着李春波渐渐走出低谷,万家灯火中有独留给你的一盏,再无畏惧。他说他欠她一个婚礼。二十年时间平淡的柴米油盐,名分早已没有那么重要。但每个女人内心都会期待一个美好的仪式。她走上台,穿着普通的运动服,像这二十年的岁月里无数个普通日子中的一天一样。

  他则以面具“莲花”为信物,单膝跪地,向她正式求婚。她说:“婚礼只是个形式,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要分开。我想对电视机前的爸妈说一句话,‘爸,你跟我说过一句话,在一个男人最低谷的时候不要离开他,不然会毁了这个人。’我做到了。”没有多么华丽的词藻修饰,没有多么凄美婉转的告白,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字字是深情。

  “大姐快点,我快跪不住了。“一句话把大家从煽情的情绪中拽了回来,惹得全场爆笑。妻子笑着接过李春波手中的面具,俩人幸福的依偎着。

  二十年,他给了爱情一个交代,同时他摘下面具,也给了所有观众和歌迷一个交代。他不再的消极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不在阴郁的躲在面具后,不再选择逃避,而是带着全新的音乐全新的面孔再次回归到大众视线年推出《一封家书》,同年出版发行的同名专辑第一次全国定货会就创60万张的记录,一个月之内销量轻松突破100万大关,并摘取各地排行榜冠军。获94年度全国十大最受欢迎男歌手奖,并荣获中国唱片最高奖《金唱片》奖和中国流行音乐——94风云人物奖。同年为电视剧《针眼儿警官》献唱主题曲《浪漫红尘中》。

  1995年李春波为上海电视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孽债》创作并演唱的主题曲《谁能告诉我》、《哪里有我的家》。

  他的歌曲《小芳》 、《呼儿嘿哟》 、《一封家书》、《天上飘着雨》等脍炙人口的歌曲同样走红大街小巷大江南北。

  乐评人李广平评论说:“如果说1986年崔健的《一无所有》之后中国歌坛不再“一无所有”,让中国人知道了摇滚的力量;那么,1992年李春波的《小芳》,让我们感受到了民谣的魅力。“乐评人金兆钧则评价他说:“从李春波发行歌曲的歌名上看到可以排成人生之路的写照——《岁月》从小说到大,《姐姐》回忆少时亲情与牵挂,《迁户口》追溯不堪回事的一段大历史,《火车站》写当今人流大迁徙的芸芸众生,《等俺有钱了》来段穷人找乐,《老伴》写出日子真情,《等到满山红叶时》则是情爱一生的回首和怅惘。不管李春波是否有意为之,但不平常心写平常事确实延续了20多年来的“春波体”。“

本文链接:http://airsolia.com/lichunbo/226.html